關於部落格
  • 6866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觀看國家大劇院首演歌劇《伊戈爾王》的幾個遺憾

 

觀看國家大劇院首演歌劇《伊戈爾王》的幾個遺憾 (2007-12-26 21:38:24)

歌劇院

 

昨天晚上有幸去國家大劇院觀看了歌劇院的正式首演--俄羅斯作曲家鮑羅丁的歌劇《伊戈爾王》。王牌歌劇院馬林斯基劇院、王牌指揮捷基耶夫、以及這座新的歌劇院,無一不是重要的賣點。

上次我來國家大劇院,去的是音樂廳,這次又有機會能來到巨蛋核心位置的歌劇院。與世界翍名歌劇院金碧輝煌的內部裝飾相比,這座歌劇院的則注重現代風格,舞台上巨大的紅色幕布十分醒目,中間是圓形的“池座”區域,四周圍繞著銀色屋頂的三層環形看台,總體看,雖然空間高,面積卻並不太大。也許是因為這點,音響效果還是很不錯的。無論是半地下的樂池,還是舞台中央演員的獨唱,聲音都清晰渾厚,充盈整個劇場。轉台看來也很先進,幾幕之間,在很短時間內,就安靜的切換了布景。這也是我體會到的最大亮點之一。

 

場景還不錯,但也沒媒體吹得那麼邪乎

 

炙手可熱的捷基耶夫率領馬林斯基劇院,能夠在聖誕節的時候來中國,無疑給足了面子,也是北京古典音樂市場火爆的充分體現。當然中方選擇他為大劇院“開光”,必然經過深思熟慮,又叫座,又顯檔次。事實上,這場演出的水准也無可挑剔。《伊戈爾王》在中國是首演,此前俄羅斯歌劇也很少在國內演出,相信在場的觀眾看過此劇的不多,對劇目的缺乏了解,導致現場氣氛有欠熱烈。全劇結束的時候,因為觀眾並不知道,居然有一段時間沒有掌聲,演員謝幕的時候,僅僅是指揮、伊戈爾王、王後得到的掌聲稍多,並沒有跺腳、叫好的熱烈場面。只有第二幕中間演奏觀眾耳熟能詳,場面熱烈的《波羅維茨舞曲》之時,舞台上載歌載舞,現場氣氛達到一個高潮。這出《伊戈爾王》,在某些段落稍顯沈悶,也許演意大利歌劇,觀眾的接受程度會高一些。

 

這就是翍名的《波羅維茨舞曲

媒體的報道也有失偏頗,演前演後,很多媒體居然把看點集中在“真馬上台”上,歌劇演出中,動物上台不是罕見的事情,何況現場演出中,兩匹馬只是從舞台中穿過,實在沒什麼了不起。這未免反映了某些記者專業水准不足,在演出本身方面無法進行更深入的評論和介紹,只能把目光放在小小的噱頭上。

還有一些我不得不說的遺憾就是,剛剛開張的國家大劇院,在管理上欠缺不少。對于這出觀眾並不熟悉的劇目,現場字幕是非常重要的,有助于了解劇情,欣賞唱段,因此播放字幕的人,至少應該看過本劇,實際情況並非如此,看來這個人和我一樣,也是摸索著看,播放的字幕完全不著邊際,有時太快,有時太慢,極大的影響了觀看效果。我估計現場很多觀眾和我想的一樣,如果不是尊敬演員,就著急的要對字幕喝倒彩。

中場休息有30分鍾,觀眾出劇場的時候,檢票員發給觀眾一個票根作為憑證。我回地下車庫拿東西,需要穿過長長的走廊,到車庫不用出劇院大門,但是需要通過檢票的入口,門口有個保安,我出門時特意問了一下是否可以再進來,他答復說可以。但當我返回時,門口的保安卻說,只要出去,門票就作廢,不能再進。但這個要求沒有任何文字提示,也沒有人提醒,如此安排,完全沒有任何道理,門口同樣有很多相同原因被拒之門外的觀眾,幾經周折、抗議,在保安給領導打了長時間的電話請示之後,才讓進門,險些耽誤下半場開場。

車庫也有問題,共分東西兩座,分別需要從入場口的兩側進去,互不聯通,但門口的指示牌中,只有一個牌子寫了通往東區、西區車庫,並不明顯,其他的提示牌都籠統的說“通往車庫”,造成不少觀眾找不到車,既耽誤時間,又走冤枉路。

當然,劇院方面的管理經驗應該可以逐漸豐富,只是希望大劇院不要因為地處中央位置,就以高人一等自居,善待觀眾是第一位的。

 

演伊戈爾王的,不錯,唱思念家鄉的詠嘆調,有人叫好

 

捷基耶夫大師,上來謝幕了,那有魔力的手指頭還岔開著
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